最新公告: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流行風尚 >>正文  
“上海時裝周”這塊金字招牌如何煉成的
2019年5月24日 11:00

  “這是我們中國的設計師Toray Wang(設計的)。”上海時裝周的掌舵人、上海時裝周組委會副主任、東方國際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童繼生走上舞臺,向眾人展示自己身上的中裝。

  “中國服裝最輝煌的時候是秦漢唐。到了明朝以后,中國的服裝開始由開放服裝變成封閉服裝。”童繼生一邊拉開衣襟一邊說,“我們根據中國歷史的服裝、西裝和中山裝,開發出了這么一款看上去是西裝,實際上是中裝(的衣服)。”

  在5月23日由上海市商務委員會和市場監督管理局指導、上海報業集團和東方國際集團聯合主辦的“上海時裝周助力上海時尚產業發展推進會”上,童繼生穿了這件中西結合的服裝前來。“我今天特意穿了這個服裝,代表時尚產業在上海要發布新中裝,希望大家有機會來嘗試一下,這是全世界首發,第一件。”童繼生自豪地說。

  從1981年2月,上海服裝公司組建全國第一支時裝表演隊,羞羞答答地走上舞臺開始;到改革開放的初瀾中,對美與時尚的啟蒙在上海開始萌蘇;再從2003年,上海第一次提出“時裝周”這個名字和概念開始,上海已經有逐浪國際時尚之都的雄心與準備。

  而2019年3月13日,“上海時裝周”正式獲得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(現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)批準、成為國家注冊品牌商標,在“法治思維+品牌理念+合作共贏”思想下,上海時裝周成為驅動上海邁向卓越全球城市的助推器,成為上海打響“四大品牌”的一聲嘹亮號角。

  從樸素初心到接軌國際

  1979年春天,頗有遠見的法國時裝設計師皮爾·卡丹將時裝發布會開到了北京和上海。當金發女郎在T臺上撩動長裙,臺下觀眾竟不約而同地向后仰身。“像在躲避著一種近在咫尺的沖擊波”,筆者如此描述。這場發布會給時任上海服裝公司經理的張成林帶來了巨大的沖擊:原來衣服不僅僅是掛在衣架上陳列,還可以穿在人身上得到活靈活現地展示。

  1980年11月19日,上海服裝公司組建了新中國第一支時裝表演隊,20歲的徐萍成了其中的一員。她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說:“我們這些形體課上連棉襖也不肯脫、穿上高跟鞋走路歪歪扭扭的工廠女工們,經歷了3個月的艱苦訓練,終于在1981年2月9日,在上海友誼會堂進行了首演。”

  剛開始非議不斷,直到1983年5月13日,時裝表演隊走進了中南海匯演。這次演出使得這第一代的時裝表演隊具有了劃時代的意義,《人民日報》為此刊登了《新穎的時裝,精彩的表演》一文介紹他們的演出。與此同時,時裝表演隊也開始走出國門,先后在日本、美國、歐洲的T型臺上,展示中國改革開放后的著裝變化。

  這些中國模特身上所呈現的繽紛色彩,喚醒了人們對美的追求,影響了中國時尚行業的發展,繼而推動了社會觀念的進步。

  如果說第一支時裝表演隊代表著對審美與時尚的啟蒙,那么從1994年上海市委市政府牽頭開始籌劃舉辦“上海國際服裝文化節”,則代表著一個學習和追趕的過程。

  1995年,首屆上海國際服裝文化節在上海舉行,當時上海紡織工業局的初心很樸素:國際服裝的發展可謂日新月異,但上海與之仍有不少差距,包括面料、款式、色澤等都不盡如人意。

  “通過精心設計構思來提高服裝的身價和附加值,提高品牌知名度,才能擴大市場。”時任上海紡織局副局長的劉勤當時這樣說。

  1999年,上海國際服裝服飾中心成立。2003年4月,為進一步接軌國際時裝發布慣例,組委會又決定在每年4月、10月上海國際服裝文化節期間,同期舉辦上海時裝周活動,發布當年秋冬以及下一年春夏作品、流行趨勢。

  也是在2003年,上海國際服裝文化節首次引用“時裝周”這個名字和概念。這距離最初的“上海國際服裝文化節”已經過去近10年,也由此開啟“上海時裝周”正式冠名的歷史。

  于“上海時裝周”而言,這個名字的出現僅僅是一個開端。此后十多年時間,上海各方群力摸索,尋找時裝周創新迭代的突破口。

  2013年起,上海時裝周推出“Design by Shanghai設計師海外推廣項目”,多次赴倫敦、巴黎、米蘭、洛杉磯等地展示中國本土設計師的先鋒設計。

  2015年,上海時裝周以“中英文化年”為契機,升級成為國家級的文化交流平臺,舉辦“創意中國,風尚上海”系列活動。

  2017年,上海時裝周成為中意文化合作機制的中方成員單位。

  隨著上海時裝周國際化程度日益提升,上海時裝周的秀場也幾經輾轉。從原先的浦東濱江、復興公園的臨時帳篷,轉至新天地、外灘源、上海展覽中心、800秀、中海國際等時尚地標。發布模式也從“拉郎配”本地服裝走秀,組織群眾看“演出”為主,到以國際大牌專場為主,逐步將重心轉移至對本土原創設計的扶持。

  回望17年的發展足跡,上海時裝周所打造的時尚產業鏈、生態圈,漸顯魅力。剛剛過去的最新一季上海時裝周共舉辦111場時裝秀,其中參展品牌超過1100個,展會面積逾4萬平方米,既包括國內服裝服飾品牌,也吸引不少國際品牌展團進入,以及亞洲品牌參與。海內外參與交易總人數超過43000人。

  如今,上海時裝周已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、對接全球時尚資源最豐富的國內時尚活動。“幾年之前當我第一次來到上海時裝周時,這里相對還是比較本土化,而今天的上海時裝周已經成長為一個國際化的平臺。”英國時裝協會首席執行官Caroline Rush在一次公開采訪中表示出對上海時裝周的極大認可。

  作為串聯產業鏈、撬動生態鏈的全城盛事,上海時裝周不但為行業帶來豐富有效的交流互動,平臺的輻射效應近年來也呈幾何倍增長并平鋪至城市各個角落。與此同時,大量中國原創設計品牌亟需像上海時裝周這樣的配套平臺。

  有數據統計,2018年上海時尚消費平均客單達3319.2元,較2017年增長39%。在本季上海時裝周期間,新天地、上海展覽中心等時裝周活動場所周邊的新天地淮海路、南京西路和虹橋等商圈的消費監測顯示,時尚消費平均客單價為4716.3元,較去年同期上漲27%;在時尚消費總金額方面,上述重點監測區域消費總金額達到1.42億元,較去年同期上漲58%;就消費性質來看,上海時裝周期間自主消費人群占比超過40%,為計劃性消費人群的1.6倍。

  上海時裝發展見證了國內時尚界的歷史變遷,上海服裝產業離不開上海這座城市的文化底蘊。

  今天,上海已經獲得了倫敦至今仍未實現的交易市場地位,并開始向巴黎看齊,在東方巴黎打造集結時裝展示、買手訂貨、全民時尚的高品質的時裝周生態圈,已經隱隱有著“亞洲最大時裝訂貨季”之勢。

  有人說:“時尚,絕不是靈感瞬間迸發的產物,而是商業運作的成果。”上海時裝周已不再只是滿足熱鬧的活動,更是生產與設計充分融合的盛會。它是國內時尚產業的標桿,有益于建立穩固的國內時尚產業鏈,打造屬于全球的知名商標品牌。

  依托上海這座百年時尚之都的城市底蘊和文化自信,上海時裝周已成為上海“四大品牌”建設的重要環節,也是展示上海形象的新名片、都市合作的具體內容,并納入“上海文創50條”重點推進項目。上海市委十一屆四次全會將“上海時裝周”列入上海“二個面向”提高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抓手、上海全球新品首發的重要平臺。

  上海時裝周的影響力不斷提高,隨之而來的,是責任越來越大。它既要打響上海“四大品牌”,又要跳出國際四大時裝周的固有模式,其中的確還有很多問題值得深思。

  從“裸奔”到更多可能性

  從本土服裝節走向國際時裝周,從表演性走秀發展為市場化經濟活動,隨著上海時裝周的影響力越來越大,這一走過17年的知名品牌,亟需一張能保駕護航,助力邁向發展新高度的“通行證”——國家注冊品牌商標。

  于是,在上海市政府相關領導的關心下,上海市商務委、上海市商標審查協作中心等各相關委辦部門的共同協調,以及東方國際集團經過一年多時間的扎實籌備下,2019年3月13日,上海時裝周終于正式獲得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商標局批準,成為國家注冊品牌商標。

  商標是商品進入市場的“通行證”,也是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內容。所以,上海時裝周如果不能擁有自己的商標,就無法在市場上保護自己的知識產權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相當于“裸奔”,這制約了上海時裝周的進一步發展。

  事實上,由于“名字”和“商標”引發的糾紛,此前早有發生過。2016年,國際四大時裝周之一的紐約時裝周,就曾因為“New York Fashion Week”被他人搶注,而產生了重名問題,當時造成不少誤解。

  為避免類似情況發生,上海時裝周一直在想方設法注冊自己的商標。但對其而言,盡管擁有17年的發展歷史,品牌也堪稱國內外知名,商標注冊卻并非是一件易事。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就在于“上海時裝周”的名字本身,“上海”屬于地名,而“時裝”又是通用名稱,一般情況下不予以核準。

  上海市商標審查協作中心主任林海涵表示,上海時裝周取得注冊品牌商標一大意義在于品牌打造。在他看來,一家企業取得商標,可以更好地在市場上展示自己的形象。而上海時裝周對標的更是巴黎、米蘭、倫敦和紐約這樣的國際時裝周大平臺。“想要引領世界潮流,首先需要奠定法律基礎。在此基礎之上,才能全方位將其打造成上海的服務品牌、文化品牌”。

  除了助力品牌打造,上海時裝周取得注冊商標這一里程碑式的成果,更是對上海時裝周17年來平臺價值的認可,體現了當前時代下,上海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視。

  一方面,上海時裝周注冊商標的獲批讓其擁有了這一名稱的獨有權和排他性,避免了仿品的出現;另一方面,則是為“上海時裝周”進一步的品牌運營和IP打造,提供了保護和更多可能。

  從實際應用角度出發,這意味著今后對于要冠以“上海時裝周”之名的活動,會經歷更加嚴格的篩選。對于那些想要進入中國市場的國際品牌來說,“上海時裝周”更將成為一個經過認證的、更有保障的官方平臺。

  實際上,近年來,上海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不遺余力。2017年9月,馬德里國際商標注冊受理落地上海,上海成為全國唯一能開展馬德里商標國際注冊的地方城市。而據上海2018知識產權白皮書顯示,2018年上海商標的申請量同比增長18.9%,新增注冊商標同比增長51.4%,到2018年年底,上海有效注冊商標總量同比增長30.8%。

  這一個個數字,都充分代表了上海在推進知識產權保護、服務方面的提升,展示了上海在加快新時代引領型知識產權強市建設方面的努力。

  在強調知識產權保護重要性的同時,上海市商標審查協作中心主任林海涵還提到,外界不能對知識產權保護過度解讀,甚至是把它妖魔化。沒有那么多小偷,也沒有那么可怕,不能走反了,要鼓勵做更多新的東西。

  嚴格對知識產權的保護,同樣也是上海打造一流營商環境的重要抓手。而上海整體營商環境建設,近年來已經取得一定成績。

  2019年世界銀行營商環境報告顯示,中國總體排名位列全球第46位,比2018年大幅躍升了32位,而上海作為樣本城市之一,權重達55%。這充分體現了上海在營造穩定、公平、透明、可預期的營商環境方面,所付出的卓有成效的努力,獲得了全球認可。

  通過知識產權保護,營造一流營商環境,將繼續成為上海的關注重點。2018年,為貫徹落實國家進一步擴大開放重大舉措,加快建立開放型經濟新體制,上海制定了“上海擴大開放100條”行動方案,其中聚焦的五大領域,有一項是打造司法保護和行政保護協同的知識產權保護高地,另一項是營造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。

  上海市工商聯副主席、上海商標協會會長樊蕓則談到,2018年,上海馬德里國際商標注冊的服務窗口開到了義烏,今年可能擴大到其他長三角城市,這些都為上海及華東地區企業實施“走出去”戰略,更好參與國際競爭,提供更加便利的路徑,為上海打造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營商環境提供了重要支持。

  在相關政策東風頻頻傳來的今天,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總經濟師杜貴根認為,上海時裝周17年的品牌成長,見證了上海時尚產業發展的歷程,充分顯示了品牌對企業、產業和經濟的重大推動作用,既是品牌與經濟共成長,也是品牌與社會共發展。

  打造時尚新平臺助力“四大品牌”

  “隨著國家注冊品牌商標的獲批,上海時裝周也邁入了新的高質量發展階段,上海時裝周平臺要向質量變革、動力變革和效率變革邁進,以更加開放的姿態鏈接各方資源,來整合各方的力量,推動、打響上海購物品牌。”上海市商務委副主任劉敏此前表示。

  “‘上海時裝周’成為國家注冊商標之后,有了唯一性,受到知識產權的保護,這是一個新的起點。”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、上海文化研究中心首席專家何建華說,上海正在打響“四大品牌”,而上海服務、上海購物、上海制造、上海文化,都與“上海時裝周”相關。

  2018年4月,《關于全力打響上海“四大品牌”率先推動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》全文發布。其中提到,全力打響“上海服務”品牌,加快構筑新時代上海發展戰略優勢,這里面包括圍繞提升服務經濟能級,加快實施提升專業服務能級、建設國際會展之都、建設國際設計之都等三個專項行動。同時,上海全力打響“上海購物”品牌,加快建設國際消費城市,包括著力擦亮上海購物節、上海時裝周等名片,實施“上海購物”全球推廣計劃,全面提升“上海購物”的國際知名度和全球影響力。另外,上海全力打響“上海文化”品牌,加快建成國際文化大都市,增強文化軟實力,著力擦亮“上海文化”金名片。

  而上海時裝周則是一個可以同時聯系四大品牌的紐帶——通過平臺效應提高“上海服務”輻射度,通過產品品質彰顯“上海制造”美譽度,通過時尚體驗增強“上海購物”體驗度,通過原創設計展現“上海文化”標識度。如今,上海時裝周成為了一個實體品牌,無疑是為“四大品牌”建設提供了一個堅實的支撐,成為上海“四大品牌”建設的突破口。

  “上海時裝周正在打造成為一個平臺,可以聚集時尚品牌、推廣前衛理念、廣泛結合社交媒體,通過線上線下運營,發揮更大價值。這對打響‘四大品牌’、推動上海品牌建設、時尚之都建設,都有很大的牽引作用。”何建華說。

  根據國內外多項獨立第三方調查分析報告,上海是亞洲最時尚的城市之一,時尚消費力亞洲領先,逐步成為重要的國際時尚之都。上海時裝周正逐步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時尚設計師聚集平臺、時尚品牌國內外發布推廣平臺和時尚產業“亞洲最大訂貨季”平臺。根據世邦魏理仕發布的報告,上海全球零售商集聚度達到54.4%,在全球城市排名中緊隨倫敦和迪拜位列第三位,超過紐約、莫斯科、巴黎。知名品牌集聚度超過90%,路易威登、香奈兒、愛馬仕、古馳等眾多國際高端品牌紛紛選擇上海作為其中國地區總部、亞太地區總部的所在地。

  “上海時裝周打造平臺,就像搭了一個大劇院,大家都來演出,有打造上海時尚品牌的超級個體,包括設計師、服裝品牌、模特、演員、企業……”“上海時裝周也不僅僅是一周的活動,更應該打造成一個月的活動,一年的活動,把上海打造成購物天堂”“上海就像是一個人,因為有了上海時裝周等各種秀,而變得風趣幽默,充滿魅力”……關于上海時裝周,這樣的評論絡繹不絕。

  據了解,上海時裝周通過搭平臺、聚資源、拓渠道將服務做深做精,匯集卓越品牌、創意人才,由此吸引同樣勇于開拓創新的買手、媒體人和各類機構的專業人士,從中國和世界各地來到上海,將“虹吸效應”的成果轉化為“輻射效應”。

  何建華同時認為,在長三角一體化的過程中,城市聚集、引領時尚,上海責無旁貸,而且上海具備各方面的條件,包括上海是大城市、高度商業化;聚集了一批世界級品牌和設計師;也是媒體的集中地,可以引起話題討論等等。

  “上海能不能搞各種秀?就像紐約百老匯、拉斯維加斯那樣,很多人開著直升機過去看秀。尤其是百老匯,已經成為精品秀,越來越成熟。”上海市工商聯副主席、上海商標協會會長樊蕓說,“上海時裝周應該逐漸打造成一場精品大秀,涵蓋服裝產業鏈,有模特、會展、企業等,通過這個品牌,為上海打響‘四大品牌’引流,形成人流、信息流、資金流等,不僅讓上海的目光聚焦在這里,甚至長三角,都要到上海消費。”

  與國際四大時裝周相比,上海時裝周還稍顯稚嫩。但十多年來,上海時裝周始終堅持“立足本土兼備國際視野”的多維發布格局和“創意設計與商業落地并重”的特色定位,致力成為上海時尚之都、品牌之都、設計之都建設的核心抓手。

  當“優質高效”已經替代了“規模成本”成為經濟增長的關鍵詞,中國的服裝時尚產業經歷了數次升級與迭代,也已經來到了“改革開放再出發”的新階段。在這個機遇迸發的時代,潮流的保質期一再被改寫,時尚的臨界點不停被挑戰。在新技術的催化下,在新經濟的感召下,在新理念的驅動下,上海時裝周已然成為一個符號,它傳遞給業界的時尚風向標,將隨著中外設計師的腳步綿延到世界各地。它帶給消費市場創新啟迪,給商業注入更多的源動力。

  所以,上海時裝周的意義遠遠不在于這十幾天、近百場秀場的展示,而在于搭建一個能夠給各方各面賦能的平臺。上海時裝周的賦能意義在于把創意、設計、研發、制造的上游全部鏈接到時裝周,又通過時裝周推送到消費終端,不斷地讓我們暢享、實踐甚至重塑上海未來的商業業態,這種對未來的探索,不僅僅是定義流行色、當季款這樣的時尚風向標,更是通過一大批設計師品牌的崛起,增加供給側的豐富度,迎合消費升級大趨勢。

  對標國際發展第三條道路

  “上海時裝周”注冊為國家品牌商標,具有了唯一性之后,“上海時裝周”的特性、標識性是什么?如何提高它的美譽度、認知度,整合產業鏈發揮價值,這是接下來要思考的問題。

  對標國際市場,何建華深入分析了幾大時裝周:巴黎時裝周起源于1910年,聚集了一批擁有世界級影響力的奢侈品牌,特別是法國本土老牌梯隊,包括香奈兒、愛馬仕、迪奧……米蘭時裝周,在國際四大時裝周中,崛起時間最晚,意大利人將上乘面料+高定手工+成衣款式,成就了高級成衣的發源地,古馳、普拉達、BV等大牌都發源于意大利;紐約時裝周,偏向于大眾化、多元化。“任何一個國際性的時尚都市,都需要一個時裝周。上海時裝周,承載面料、設計、制造、演藝等各種要素,同時要有自己的精準定位。”何建華說。

  隨著社交媒體不斷入侵人們日常生活,千禧一代習慣認識品牌的方式,不再是觀看一整場秀,而是Instagram上博主穿著的一件單品。“宇宙第一博主Chiara Ferragni成為第一位登上《Vogue》封面的時尚博主,她的同名鞋子品牌在全球已經有將近200家實體店,預計明年收入將超過千萬歐元,甚至被哈佛商學院收錄為商業案例。”何建華認為,社交媒體與時尚產業日益浸潤,上海時裝周要善于打造品牌,久久為功提升知曉度美譽度;善于制造明星,做大做強粉絲經濟;善于設計話題,吸引網民大眾參與社交化討論;善于制造熱點,開展事件營銷。同時,上海時裝周要能與城市文化建設,善于制造時尚流行文化。

  “當年張愛玲為什么走了一圈,又回到上海,因為上海女人的情調、浪漫、文化氣質。”上海市工商聯副主席、上海商標協會會長樊蕓說,上海時裝周應該成為上海的文化交流中心、品牌中心、研發中心,既有本土的基因,又有國際的視野。

  前幾天,樊蕓在淮海路上看到一家門店,門口排了很長的隊,而且都是年輕人在那里排隊,“先不論這是策劃還是故意炒作,網紅店的一些做法,挺有意思,值得研究。”

  毫無疑問,隨著國家注冊品牌商標的靴子落地,上海時裝周未來的道路,將通過品牌和渠道的雙向驅動,建立起良好有序的貿易氛圍,推動個性化產品實現商業化發展,提升品牌的市場生存能力,以市場力量滋養創新。

 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,一方面,上海時裝周選擇的目標是要將上海打造成全球時尚新品首發地。

  另一方面,上海時裝周還以持續打造亞洲最大訂貨季為目標,通過MODE上海服裝服飾展聯合時堂、Ontimeshow、DFO、Alter、Tube、not Showroom六大各具特色的時尚貿易平臺,形成時裝周商貿體系,集聚來自30多個國家超過1100個服裝服飾品牌,在黃浦、長寧、靜安、浦東、徐匯等中心城區的各大地標場所同期舉辦訂貨交易會。依托品牌和渠道的雙向驅動,建立起良好而有序的貿易氛圍,推動個性化產品實現商業化發展,提升品牌的市場生存能力,以市場力量滋養創新,進一步錨固亞洲最大訂貨季的時尚版圖,并逐步建立起各個品類、風格定位的細分市場循環,幫助品牌實現精準轉化。

  除了商業方面的版圖規劃,如何用好上海的文化基因,同時進一步推動上海文創產業的發展,也是上海時裝周面臨的考量。上海兼容并蓄、海納百川的城市氣質,為時裝周凝聚了獨有的魅力,創意的種子、拓新的枝芽閃爍發光。理念創新、技術更迭、材質優化……這些因素相互激發,在上海時裝周上迸射出一個個動人瞬間,并最終匯流為一座城市、一個時代的記憶。

  全球同行公認,古代文明時尚以東方為代表,現代文明時尚以西方為代表,各領風騷近千年;未來文明時尚一定是以東西方融合為代表,再領風騷上千年。這個東西方文明融合的時尚代表地,就在當今世界經濟最活躍的中國,就在中國經濟發動機的長三角新上海。上海發展時尚產業勢必將走出一條兼收并蓄、東西結合的道路,把專業與商業有機結合形成時尚產業新的發展路線。

  東方國際(集團)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童繼生說:“我們將以上海時裝周商標注冊成功為契機,努力通過時尚產業發展,來實現傳統制造業、服務業轉型升級發展。我們希望全行業秉承‘法治思維+品牌理念+合作共贏’思想,發展‘大時尚’產業經濟,大力保護知識產權,進一步優化設計師創意設計的營商環境,把上海時裝周打造成全球時尚界的知名商標品牌,讓商標、知識產權促進產業經濟發展。”

來源:解放日報      
東方新聞網與上海婦女聯合會聯合主辦,上海女性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
滬ICP備08108119號
在线棋牌游戏网址
山西福利快乐10分 吉林时时在哪里可以买 白小爼肖一码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盛兴秒速时时 一款叫啪的app 青海快三投注网址 江苏时时网址 福彩四川快乐12助手 陕西快乐十分最牛的走势图 福建时时有跑路吗 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 河南快三走势图彩 白小姐开奖结果记录表 赛车pk10冷热趋势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